[毛坦厂中学 陪读]浙江毛坦厂中学东门外陪读家长在毛坦厂中学东门外陪读

5月30日,毛坦厂中学东门外,陪读家长为站着就餐的孩子撑伞。

6月2日,毛坦厂中学,下课的学生走出校门吃晚饭。

6月2日,出租房内,杨雨菲和同是陪读家长的邻居们一起包蜜枣粽子。

6月1日,一名女士沿用传统方式,在水渠里洗衣服。

5月31日,毛坦厂镇,一名陪读家长在试穿旗袍。

5月31日,出租房内,女儿在吃饭,杨雨菲在一旁忙家务。

5月31日,杨雨菲在镇广场上跳舞。陪读期间,她带出了数百名舞蹈学生。

跟着经济

2016年来到毛坦厂镇,给女儿做饭一日三餐成了杨雨菲的生活重心。 以前在家里丈夫做饭,做饭不好的她一开始被女儿讨厌饭菜不好。 为了给女儿吃,特意买了食谱进行了钻研。

在毛坦厂的陪护家长眼里,穿旗袍意味着降旗致胜,所以旗袍在这里非常流行,镇上的主要街道上有好几家卖旗袍的商店。 生意好的时候,一家店每周能卖出几百件。

除旗袍行业外,酒店公寓拔地而起,不像商业街休闲广场那么稀缺……慕名而来的学生和陪护人员,对当地经济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。 现在这里不仅物价比周边地区高,房租价格也超过了省城。

毛坦厂中学东门附近的一套公寓,两居室的年租金近3万。 “很多原学校周围的人都发财了。 ”邵老师是本地人,在浙江从事建筑生意10多年,通过“毛中效应”回老家开了一家高级超市和学生管理中心,“收入不比以前差”。

共渡读书生活

在意考生,镇上几乎屏蔽了所有的娱乐活动。 但是,有不寂寞的父母,组织了暴走团麻将组棋牌组等。

所有的父母都不喜欢这些小组活动。 来自淮南的张奶奶为了女儿埋头读书,选择了陪读,但这里的生活很无聊,对各种娱乐团队不感兴趣,闲暇时只能用手机看戏剧,高考快到了,她感到压力很大。 “我再也受不了了。 孩子说如果今年考试没考好,就留在这里重新学习一年。”她非常想回家。

高考后,家长的陪伴生活也结束了。 杨雨菲说,考虑到要和一起跳舞的队友们分手,有点舍不得。 5月30日,做完家务吃完饭,她和关系最好的队友叙旧,拍下了他们自己的“毕业照”。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四方资源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